林業論文

中國省際森林資源詛咒效應的時空分異及傳導機制分析

2021-06-23 09:14:05 xueshulunwen 0

關鍵詞:論文發表,期刊論文,職稱論文,林業論文發表


摘 要:本文提出“森林資源詛咒系數”的概念,以此檢驗1976—2017年中國29個省級行政區森林資源詛咒效應的存在性;通過聚類分析,將研究對象分為森林資源詛咒高危區、森林資源詛咒嚴重區、森林資源詛咒邊緣區和無森林資源詛咒區。結果表明:中國的森林資源詛咒區主要集中在北部和西部地區,東部和南部地區幾乎沒有資源詛咒現象,資源詛咒區與無資源詛咒區在中國地圖上基本以“云南—吉林”對角線為邊界分布。各類型地區詛咒系數波動趨勢有所不同,2013年是森林資源詛咒高危區和嚴重區詛咒效應波動的“拐點”。根據對存在森林資源詛咒地區的傳導機制分析發現,林業資本投入過多、教育和科技水平落后,產業結構單一、森林資源依賴度高,國家開展林業保護政策、資源開發利用限制,區位交通不便、基礎設施落后,資源過度采伐、生態環境脆弱等5個方面是導致森林資源詛咒的主要原因。據此,提出相應的政策啟示,以期能夠幫助森林詛咒地區破解森林資源詛咒效應。


  關鍵詞:森林資源;詛咒效應;時空分異;傳導機制;森林資源詛咒系數


  DOI:10.16397/j.cnki.1671-1165.202003103 開放科學(資源服務)標識碼(OSID):



  《西部林業科學》系由云南省林業科學院、云南省林學會聯合主辦的公開發行的學術類刊物。為RCCSE中國核心學術期刊、中國科技核心期刊、中國林業核心期刊,全國優秀科技期刊,云南省優秀科技期、《CAJ-CD規范》執行優秀期刊。


  習近平“兩山理論”的核心即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表明在新時代中國既要穩步發展的經濟也要美好的生態環境,社會主義發展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1]但在實際省域或地區經濟發展過程中,我們觀察到,一些森林資源豐富的省份或地區往往是經濟增速緩慢的地區。這種森林資源豐裕地區相對于貧瘠地區經濟增長更為緩慢的現象稱為“森林資源詛咒”。破解森林資源詛咒對促進森林資源的有效利用、加快資源豐裕地區的經濟發展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國外學者Auty和Sachs等[2-3]最先關注并研究“資源詛咒”現象,研究范圍主要針對煤炭、石油等化石能源。近十幾年來,國內學者按照Sachs等的研究思路開始進行森林資源詛咒的研究,并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得出的結論大都表明森林資源詛咒在國內是存在的,包括村級[4]、縣域[5-6]、省際[7-10]和全國范圍[11-12]。這些研究結論為本文提供了一定的研究基礎,但現有研究仍存在以下不足之處:(1)對森林資源詛咒的空間分布和傳導機制的差異討論得比較少;(2)這些研究基本采用人均GDP來衡量森林資源豐裕程度對經濟增速的影響,但在整體經濟中,林業產值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不高,完全使用國內生產總值作為衡量森林資源對經濟發展的貢獻不夠精確;(3)資源豐裕區和貧瘠區的劃分方式缺少對森林資源的統計分布討論,劃分標準也不夠嚴謹[13],大多按照森林覆蓋率大于30%來劃分森林資源豐裕區和貧瘠區,以此確定研究對象;(4)森林資源詛咒效應在研究期內有一定的波動趨勢,不能一概而論。


  因此,本文以省域林業產業總值作為衡量經濟發展水平的指標,提出“森林資源詛咒系數”的概念和計算方法,據此判斷中國省際森林資源詛咒效應的存在性,從時間—空間兩個角度研究地區間森林資源詛咒的程度和差異,同時分析森林資源詛咒效應的波動趨勢,并在此基礎上進一步解析該地區森林資源詛咒特征及傳導機制。


  一、數據與方法


 ?。ㄒ唬┥仲Y源詛咒系數的提出


  “資源詛咒系數”的概念最早由姚予龍等于2011年提出,其核心方法是區位熵,并通過實證分析驗證了用該系數檢驗資源詛咒存在性和詛咒程度區域差異的可靠性。[14]之后被國內學者廣泛應用于能源、礦產等集中性資源[15-17]以及土地資源[18-19]和耕地資源[20]的資源詛咒效應和區域差異的研究。目前,尚未有人嘗試從森林資源角度使用該系數來驗證并研究森林資源詛咒現象的存在性和空間分布特征。在已有的對森林資源稟賦與經濟發展水平間關系的研究中,大多采用森林覆蓋率或森林蓄積量作為衡量森林資源豐裕度的指標。[21-24]本文選取森林蓄積量作為森林資源豐裕度的指標,參照姚予龍等的研究思路并根據森林資源特征作出改進,構造森林資源詛咒系數。用公式表示為:


  [RCCit=FViti=1nFVitGFPiti=1nGFPit] 。 (1)


  式中:RCC(Resource curse coefficient)表示地區森林資源詛咒系數;FV表示森林蓄積量;GFP表示林業產業總值;i表示地區,t表示年份。如果地區森林蓄積量在全國范圍內占的比重大于其林業產業總值在全國范圍的比重,則森林資源詛咒系數大于1,說明該地區的森林資源優勢并沒有轉化為產業優勢,可據此判斷該地區遭受了森林資源詛咒,且森林資源詛咒系數越大,該地區遭受的森林資源詛咒越嚴重;反之,若森林資源詛咒系數小于或等于1,則該地區不存在森林資源詛咒現象。


 ?。ǘ祿碓醇坝嬎?/p>


  由于港澳臺及海南的部分年份數據無法獲得,將重慶市并入四川省后,本文的研究對象為中國29個省級行政區。測算數據主要來自1976—2017年《中國統計年鑒》《中國林業統計年鑒》以及各省區統計年鑒和第1~9次全國森林資源清查資料。由于我國的森林資源約每4~5年清查一次,因此選擇9次清查結束的年份作為研究時間點,收集各省或地區9個年份的森林蓄積量和林業三大產業中所有涉林產業總值共558個面板數據。林業第三產業中的森林生態服務價值對于生物多樣性保護、森林碳匯、水文服務、景觀和休閑旅游業都有一定的正向作用,也是森林資源轉化為地區發展優勢的一種體現[25],因此這一指標不予剔除。將以上數據代入公式(1)可計算出我國29個省級行政區1976—2017年的森林資源詛咒系數,對各年份的詛咒系數分別取平均值后,所得結果如表1所示。


 ?。ㄈ┰{咒區域劃分


  根據表1計算結果,西藏自治區的森林資源詛咒系數高達216.357,與其他省份的詛咒系數相比量級過大,因此將西藏的數據剔除后,通過SPSS 22.0將剩余數據進行系統聚類分析,得出的結果作為劃分詛咒區域的閾值標準(表2)。上海、江蘇、山東等20個省級行政區的資源詛咒系數小于1,不存在森林資源詛咒;其他省或地區的資源詛咒系數大于1,存在森林資源詛咒。為了進一步區分各地區森林資源詛咒的程度,將存在森林資源詛咒的省或地區進一步劃分為森林詛咒邊緣區、嚴重區和高危區。陜西、甘肅、四川等6個地區的資源詛咒系數介于1和3之間,這些地區處于資源詛咒邊緣區域,詛咒效應在這些地區并不明顯;黑龍江和內蒙古的詛咒系數大于3小于5,這兩個地區的森林資源稟賦并沒有完全用于促進經濟增長,詛咒效應比較嚴重;吉林的資源詛咒系數是黑龍江的兩倍之多,僅次于西藏,為8.005,因此可將其與西藏劃分為資源詛咒高危區,該類地區的森林資源優勢幾乎沒有轉化為經濟優勢,詛咒程度極高。


  從空間角度來看,我國的森林資源詛咒效應主要發生在北部和西部地區,東部及南部地區幾乎沒有資源詛咒現象,資源詛咒區與無資源詛咒區在中國地圖上基本以“云南—吉林”對角線為邊界分布。


  二、結果與分析


 ?。ㄒ唬┎▌于厔莘治?/p>


  根據表2的分區結果,分別選擇西藏、黑龍江、陜西和浙江作為4種森林資源詛咒類型區的典型區域,從時間角度分析各地區在9次森林資源清查期間的詛咒效應波動趨勢(圖1)。


  吉林省森林資源豐富,是全國重點林業省份之一,森林蓄積量高但林業產值相對較低是該區森林資源詛咒系數在東北林區中居首位的原因之一。該區詛咒系數在1981年達到峰值36.022,1981—1998年雖有下降但系數大于5,仍處于資源詛咒高危區;2003—2017年詛咒效應減輕,脫離資源詛咒高危區,但詛咒程度仍然嚴重。


  黑龍江省有我國最大的重點國有林區,第9次森林資源清查的森林面積為1 962.13萬hm2,居全國第三。1976—1981年其森林資源詛咒系數小幅度下降,1981—1993年呈較大幅度上升,并于1993年達到峰值6.439,此后逐年下降,于2003年降到最小值2.61,2003年以后雖有小幅度上升,但總體呈下降趨勢。整體來看,吉林省和黑龍江省的詛咒效應曲線除1981年外,其余年份基本重合或接近,并且波動趨勢近乎相同,都在2003年降到最小值,可以認為2003年是這兩類地區詛咒效應波動的“拐點”。


  陜西省位于我國中部地區,森林資源豐富,生態系統多樣性突出。其資源詛咒系數整體呈小幅度上升趨勢,基本在1~2之間,并且在1976年、1988年和1993年這三個時間點詛咒系數小于1,可以看出陜西的森林資源詛咒效應在1976—1993年并不明顯,1993年以后才逐漸顯現,目前處于資源詛咒的邊緣區,且有進一步邁入嚴重區的趨勢。


  浙江省位于東南沿海地區,經濟水平發達,亞熱帶季風氣候使得省內樹種資源豐富,第9次清查的森林覆蓋率為59.43%,位于全國前列。其資源詛咒系數曲線在第1~8次清查期間表現平緩,第9次清查則有輕微上升趨勢,但仍小于1,比較穩定。


 ?。ǘ﹤鲗C制分析


  1. “擠出”效應


  “擠出”效應在林業部門具體表現為對林業產業的資本投入過多,使得地區其他產業由于資金投入不足而發展滯后,尤其會導致與經濟增長密切相關的領域如教育、科研及基礎設施等的資金投入不足,而教育投資的忽視容易導致高素質人才外流,科研激勵不足則影響資源利用效率和創新能力,制約林業產業發展規模[26],從而降低經濟增速。2015—2017年,詛咒效應較嚴重的吉林、黑龍江和內蒙古三省的教育水平及科技創新水平均低于國內平均值,且科技創新相對于教育水平受到的“擠出”效應更加嚴重;而處于無資源詛咒區的浙江省和廣東省的教育水平和科技創新水平則遠高于國內平均值(表3)。據中國林業信息網,2017年浙江省和廣東省的林業投資分別為796 396萬元和867 790萬元,低于吉林、黑龍江和內蒙古三省的林業投資932 160萬元、1 527 454萬元和1 534 901萬元。在林業產業資本投入更低的情況下,浙江省和廣東省的教育及科技創新水平卻遠高于吉林、黑龍江、內蒙古三省,可以認為林業投資過多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當地的教育及科技創新水平。此外,在內蒙古、吉林和黑龍江三省的國有林區中,林業產業是經濟發展的主要支柱,這容易導致對林業產業的路徑依賴,從而使得技術和人才等要素難以流動到高附加值的產業中,林產品初級加工對技術和勞動力素質的要求不高,人力資本和科技創新投資容易被忽視。


  2. 產業結構單一


  我國的森林資源詛咒嚴重區和高危區包括內蒙古、吉林和黑龍江三省,覆蓋東北林區的大部分地區,該類地區天然林資源豐富,國有成分偏高。2017年,內蒙古、吉林和黑龍江三省共完成林業固定資產投資116.22億元,其中國家投資占比高達95.53%。目前,內蒙古的林業產業結構仍以第一產業為主,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發展相對滯后(圖2),雖有逐年上升趨勢,但是后勁不足,林業三大產業結構發展仍不協調,從而導致該區經濟發展受到阻礙,這主要表現為森林資源利用面窄、產品深加工不足,經濟發展高度依賴于森林資源稟賦。[27]


  黑龍江省的伊春林區自20世紀60年代開始實行政府與林業管理局“政企合一”的管理體制[28],在這種制度下的伊春市,林業產值占生產總值的比重較高,側面反映了當地對森林資源的高依賴度。這客觀上也限制了其他行業的發展,使得林區產業結構單一、經濟發展難以突破瓶頸,更加容易導致該類地區患上“荷蘭病”,成為森林資源“詛咒”的對象。


  3. 林業保護政策


  為避免森林資源的無序開發與資源浪費,國家對部分林區采取了相應的保護措施,如森林采伐限額、天然林保護工程、退耕還林工程等,且森林資源為國家或集體所有,區域內的貧困人群無權對其隨意開發利用,容易產生“富饒的貧困”現象。[13]西藏自治區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我國政府高度重視當地的生態環境保護,先后實施天然林保護工程、退耕還林工程、建立自然保護區等一系列林業保護政策。目前,其禁止開發區面積約占全區總面積三分之一,林業政策在保護動植物資源的同時,不可避免地制約了森林資源的開發利用,使得森林資源優勢幾乎沒有轉變為經濟優勢。


  4. 區位交通不便


  地理條件和經濟區位是影響人口分布和經濟發展的重要因素[29],上海、江蘇、山東等無森林資源詛咒區多沿??拷?,優越的地理位置促使這些地區的外向型經濟蓬勃發展;而西藏、內蒙古、云南等森林資源詛咒區,雖擁有豐富的森林資源,但由于地理位置偏遠、占地遼闊且地形復雜,基礎設施建設很難全面覆蓋,原始性貧困現象嚴重。西藏的森林資源條件優厚,森林蓄積量及活立木蓄積量居全國首位,但林業總產值卻位于末尾。該區位于青藏高原的西部和南部,海拔4 000 m以上的地區占全區總面積的85.1%[30],縱向看,高寒高海拔的地理特性使得各項林產品生產運輸成本高,林產業很難實現規?;洜I;橫向看,西南邊疆的地理位置與我國主要政治、經濟、文化發達地區的空間距離較遠,且周圍大多數地區的經濟水平較低,吸引力和輻射力較弱,整體經濟增速緩慢。


  5. 生態環境脆弱


  一些經濟欠發達、人口密度高的偏遠地區,當地的農戶生態意識淡薄,往往迫于生計對土地和森林資源過度開墾、樵采,這種長期對森林資源不合理的開發方式,導致自然植被不斷遭到破壞,造成地表裸露,“石漠化”現象嚴重,制約了當地的可持續發展。豐富的森林資源、增長緩慢的經濟以及脆弱的生態環境,這三者之間很容易形成惡性循環[31], 從而加深“資源詛咒”。第1~3次全國石漠化監測檢測結果顯示,云南省石漠化土地面積分別為288.1萬、284.0萬、235.2萬hm2,居全國第二位。盡管國家實施了天然林保護、退耕還林等林業生態工程,云南省的土地石漠化現象得到了緩解,石漠化的土地面積不斷減少,生態環境逐漸好轉,但人為逆向干擾活動的現象依然存在。云南省的貧困人口數量居全國第二位,高密度的貧困人群和欠發達的經濟水平極易導致“邊治理、邊破壞”的現象,給鞏固建設成果帶來一定阻礙,也嚴重制約了森林資源對于該地區經濟發展的正向作用。


  三、政策建議


  根據上述中國森林資源詛咒的5個傳導機制,為幫助森林資源詛咒區破解森林資源詛咒效應,本文給出了相應的政策建議。


 ?。?)加大基礎設施和科技創新投資,加強人才引進和教育經費投入。制定人才優惠政策,提高區域內的教育水平;以科技帶動林業發展,依靠科技的逐漸成熟和相關制度的創新使經濟在質和量統一的基礎上穩步增長。[32]


 ?。?)地方政府應著重進行林業產業結構調整,通過精深加工提高林產品附加值和林業產業競爭力??梢酝ㄟ^推進森林內生性生態富民產業的發展,創新森林資源的經營理念,充分挖掘森林資源的深層價值和功能。


 ?。?)由于國家開展林業保護政策而導致的當地林業產業欠發達,可以持續推廣生態補償機制,加大森林生態效益的補償力度,中央財政需大力支持。


 ?。?)地理位置導致的詛咒效應無法從根本上消除,但政府可以采取一些措施來減輕詛咒程度。例如,詛咒地區的農戶大部分收入來源于森林資源,因此可以適當提高當地農戶的林業收入,同時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和公共產品供給。此外,地理位置偏遠的地區如西藏、云南等,都擁有豐富的旅游資源,政府應將其充分利用,大力發展森林資源的旅游價值。


 ?。?)“石漠化”現象的成因主要分為自然因素和人為因素,因此需雙管齊下,從源頭治理。對于自然因素導致的生態環境脆弱,應進行林草植被保護和人工造林種草,將“石漠化”治理與林業生態工程緊密結合,必要時可以實施生態移民政策。[33]對于人為因素主導的環境破壞,需要加強對當地居民的宣傳教育,改變不合理的耕作方式,防止農戶對森林資源亂砍盜伐。


  參考文獻:


  [1] 楊莉,劉海燕. 習近平“兩山理論”的科學內涵及思維能力的分析[J]. 自然辯證法研究, 2019, 35(10): 107-111.


  [2] Auty R M. Resource abundance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10-21.


  [3] Sachs J D, Warner A M. Natural resource abundance and economic growth [M]. Cambridge: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1995:1-54.


  [4] 謝晨,李周,張曉輝. 森林資源稟賦、改革路徑選擇與我國農村林業發展[J]. 林業經濟, 2007(1): 45-52.


  [5] 程顏,田相輝. 縣域森林資源豐富度與經濟增長關系的實證分析[J]. 林業經濟,2018(2): 88-94.


  [6] 馮菁,程堂仁,夏自謙. 森林覆蓋率較高地區經濟落后現象研究[J]. 西北林學院學報,2008(1): 224-228.


  [7] 張壯,趙紅艷. 國有林區“資源詛咒”與轉型發展研究[J]. 林業經濟,2019, 41(2): 31-37.


  [8] 趙懷儉,王建衛,祁志強,等. 山西省森林資源變化與經濟增長關系的研究[J]. 山西林業科技,2018(3): 46-48.


  [9] 陳晨,王立群. 北京市森林資源與經濟增長關系實證分析[J]. 林業經濟,2011(6): 78-81.


  [10] 丁文廣,陳發虎,南忠仁. 甘肅省森林資源稟賦與貧困關系的量化研究[J]. 干旱區資源與環境,2006(6): 152-155.


  [11] 劉宗飛,姚順波,劉越. 基于空間面板模型的森林“資源詛咒”研究[J]. 資源科學,2015(2): 379-390.


  [12] 張菲菲,劉剛,沈鐳. 中國區域經濟與資源豐度相關性研究[J]. 中國人口·資源與環境, 2007(4): 19-24.


  [13] 謝煜,王雨露.“森林資源詛咒”的存在性、傳導機制及破解對策:綜述與展望[J]. 世界林業研究,2020,33(2):9-14.


  [14] 姚予龍,周洪,谷樹忠. 中國資源詛咒的區域差異及其驅動力剖析[J]. 資源科學,2011, 33(1): 18-24.


  [15] 鄭猛,羅淳. 論能源開發對云南經濟增長的影響——基于“資源詛咒”系數的考量[J]. 資源科學,2013,35(5):991-1000.


  [16] 徐曉亮,許學芬. 資源稅改革與我國區域“資源詛咒”困境[J]. 系統工程理論與實踐,2015,35(9):2232-2241.


  [17] 臧正,鄭德鳳,孫才志,等. 中國大陸地區生態詛咒效應的多尺度實證檢驗[J]. 地理研究,2016,35(5):851-863.


  [18] 文蘭嬌,張安錄. 武漢城市圈土地資源詛咒空間差異性、空間傳導機制及差別化管理[J]. 中國土地科學,2013,27(9):30-37.


  [19] 鄒書婷,朱媛媛,張永利,等. 江漢平原土地資源詛咒效應研究[J]. 長江流域資源與環境, 2015,24(12):2038-2046.


  [20] 陳昱,陳銀蓉. 耕地“資源詛咒”的空間異質性及差別化管理策略研究——中原城市群9個地市的實證[J]. 中國農業資源與區劃,2017,38(10):31-37.


  [21] 侯偉麗,韋潔. “金山銀山”和“綠水青山”可以同時實現嗎?——基于省級面板數據的分析[J]. 林業經濟,2019, 41(2): 18-21.


  [22] 張姝婧,唐麗華,趙凱. 環境庫茲涅茨曲線模型假設下的森林資源與林業產業關系[J]. 浙江農林大學學報,2018(5): 885-891.


  [23] 王凱,陳濤,羅軍偉,等. 基于EKC模型的山東省森林資源變化與人均GDP關系分析[J]. 林業經濟問題,2016(3): 222-226.


  [24] 石春娜,王立群. 森林資源環境庫茲涅茨曲線經驗驗證[J]. 統計與決策,2007(1): 30-31.


  [25] 黃祖輝,姜霞. 以“兩山”重要思想引領丘陵山區減貧與發展[J]. 農業經濟問題,2017(8):4-10.


  [26] 丁勝,趙慶建,曹福亮,等. 基于DEA分析法的區域林業產業規模經濟效率評價[J]. 中國林業經濟,2019(1): 1-5.


  [27] 陳巖,張智光,廖冰. 中國東北國有林區林業生態安全動態變化研究——生態與產業共生視角[J]. 資源開發與市場,2017, 33(4): 411-416.


  [28] 張壯,趙紅艷. 中國國有林區管理體制的重構——基于黑龍江省伊春國有林區的個案研究[J]. 行政管理改革,2019(9): 79-86.


  [29] 曲瑋,涂勤,牛叔文,等. 自然地理環境的貧困效應檢驗——自然地理條件對農村貧困影響的實證分析[J]. 中國農村經濟,2012(2): 21-34.


  [30] 肖怡然,閆紫月. 改革開放40年來西藏旅游業的發展歷程、經驗及展望[J]. 西藏研究,2018(5): 141-147.


  [31] 施小燕,蔡志堅. “三權分置”背景下不同林業經營模式生態績效比較研究——以福建省沙縣為例[J]. 中國林業經濟,2019(4): 65-67.


  [32] 鄭鵬,熊瑋,關怡婕. 產業扶貧的生態風險及化解路徑——來自江西的實踐經驗[J]. 生態經濟,2019, 35(12): 205-209.


  [33] 陳琛,顧雪蓮,劉艷梅. “生態”與“脫貧”并重的扶貧生態移民實踐與思考——以貴州湄潭永興鎮為例[J]. 生態經濟,2018, 34(2): 134-139.


本站在期刊投稿行業10余年,200000稿件作者放心的選擇,1000多家省級、國家級、核心雜志社長期合作。省級、國家級、核心雜志社長期合作。24小時服務電話:400-811-9516


本文章來源于知網、維普、萬方、龍源、中國期刊網等檢索數據庫。本文獻已經發表見刊,版權屬于原作者和檢索平臺,如需刪除請聯系本站站長。

首頁
學術期刊
學術論文
投稿咨詢
人像艺术摄影_厕所毛茸茸小便_新同学在线观看免费_东北老肥熟女毛茸茸